宠物新闻

NEWS
昨天火化了一只小鸟
发布时间:2018-03-15 13:49:58 点击次数:115

昨天火化了一只小鸟

--------厦门宠物主



我的叽皮

叽皮是我在学校操场上遇见的虎皮鹦鹉。

初一年的体育课,风萧萧的秋。从很远的跳远沙坑边上,就可以望得见鲜红塑胶跑道那,围着一簇簇红蓝色系的人儿。一双手将我从女生的谈笑中拉出。同班的女孩说道:

“嘿!跑道那里有只小鸟!你家养了俩只鹦鹉,猜你会喜欢?嗯.......要不要过去看看?”

“行。”

至我踱步到人群里了,金绿色的小身影在跑道边上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小小的虎皮鹦鹉迈着轻捷的粉嫩小爪子,抬了抬头,时不时被忽远忽近的人群吓得扑腾翅膀,但总是是飘起半米高,便又降回原地。

人海不断的移动——紧跟着小鹦鹉活跃的步伐。往东奔,又飞到西边来。小小的鸟儿冲着地上小小的石子不停用喙啄食。

突然,小虎皮叽叽喳喳叫了几下,女孩们都为它的可爱惊叫,男孩们则好奇地驻足观望。而我理了理思路:首先据我所知家养鹦鹉在野外生存几率不到百分之二十,而中国南方,沿海地区并没有野生虎皮鹦鹉......学校熊孩子更是泛滥......假设人群中有经验富足的养鸟人应该早就出手收养它罢.......半节课过去,人群只是在远望它。这对小家伙来说太危险了。

“你们谁能借我一件外套?”

小鹦鹉的羽毛很蓬松,杂乱地堆积在身体各处,即使大体看得出是金黄色,但总觉得羽毛表面像蒙了层灰一样,黯淡无光彩。等待人们的回应时,我大量了一会儿面前的小小生灵。

一个男孩把外套递给我。

而下一秒,外套就从我手中娴熟地扑向正在钻研小石仔的鹦鹉身上。

我控制着力道,右手拿捏准它在衣服中的位置“皮头在这儿.......嗯这是皮尾巴......”隔着一件外套,我很快将它握在手中。

小虎皮鸟儿不停地挣扎,但却出人意料地没有用小而尖锐的喙疯狂啃啄我。

在下课铃响后,它跟着我回了家。

当时是禽流感在广东——我们福建的邻省盛行的日子。有看过报纸的人都明白,这次的禽流感可致命。

为了预防最差的情况发生,踏进家门之后,不理会家里玄凤鹦鹉的开心的鸣叫,我和小虎皮直奔浴室。

把从办公室里捎来的纸盒放在洗手台,白色灯光照得纸盒上的广告标语反起光,轻轻掀开了纸盖子。

小鹦鹉非常小声地叽了一声。

我几乎是被萌化了,察觉心脏像暖泉一样流淌着。

因为小鸟儿探出小脑袋,黑色的眼睛充满着期待与好奇,凝视着面前高大的人类。

但它身边的鸟粪呈现黑色——不健康的颜色,吃了脏东西的颜色,引起我的注意。一瞬间我有些担忧。

它到底能活下来吗。

这个眼眸常常只露出一条缝隙,动不动保持鸟类单脚休息姿势的小小虎皮?

幸它终究挺过了第一个寒冬。

直至夏日炎炎之时,我常放养它在家中的任意角落嬉戏。它时不时飞来书房,站在木桌上,对着我的手或边上的中华铅笔,“叽叽叽叽——叽叽!”以雄鸟兴奋时的模样喊一喊,等着我的反应。我若是让它到我手上,它便会趁我亲亲它软软的小肚子时用比它的肚子还软的小黄头蹭我的脸,那羽毛的触感我至今没有忘过;我若是无暇理会它了,它也会识趣地飞到书房门外,站在别地儿叽叽喳喳。

它是很棒的虎皮鹦鹉,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虎皮鹦鹉。

它喜好在地上捡寻吃的,即使面前摆着一盒谷子,它也必先去地上捡一捡,方才有些不情愿地走向谷子。

而且脾气很好,应该说非常好,甚至是通人意。有时我经过它,俯下身用手去摸摸它时,它会因为和家里其他的虎皮玩的太开心了,将我无视,继续和别的鸟儿打闹。可当我愤愤地走开,总是才迈出一步了,它便叽叽地飞上肩头,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着些什么。

它软绵绵的,胖乎乎的。

眼睛瞪的圆碌碌,和起初在浴室里睡眼朦胧的样子截然不同。

但就是这只偶尔学我说话,常常与我嬉闹,午睡时将脑袋靠在我脸上的小家伙。

终是没有撑过第二个寒冬。

十四号的晚上,它在笼子里发出拍打鸟笼底部的声音连续一小时后,十一点五十九分,当我担忧地掀开鸟笼上的毯子时,我哭得不成人样。

小小的虎皮鸟躺在笼子底,张着嘴,一只眼睛圆碌碌地望着我,安静地凝视了我一小会儿,轻轻闭上了。

之后的一个小时里它没有再发出过声响。

之后的两个小时也是如此。

三个小时过去了。

三月十四日凌晨三点,我诵读《圣经》,给它的灵魂祷告。

我在饲养它半年左右时为它取名叽皮,没有什么复杂的寓意。因它整日叽叽叫着,着实欢快而可爱至极,顽皮的样子让人如此欢喜......

这只陪伴我一年半的小虎皮,我最后还是觉得,和它在一起像在天堂生活,没有任何遗憾,也从未后悔将它带回家。我还记得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个喊的名字就是叽皮呢。

这么欢愉的日子嘛,唯一的缺憾就是过于短暂。


版权由高新区通安盟岳宠物信息咨询服务部所有 苏ICP备17063862号   技术支持:易动力网络